深度:贾跃亭为何放手FF?国内债主上门追债

  “我宁愿出让大股东的位置,但死也不会出让FF的控制权。我要是不在了,FF就是平庸的公司,一般人不愿做这种产品。”斩钉截铁,声声在耳。2017年11月,贾跃亭这样对媒体表明自己的立场,再次强调绝不会放手他注资创办的Faraday Future的控制权。

  这不难理解。当时乐视所谓七大生态已经彻底崩溃,这家电动车创业公司是他唯一的翻身机会。按照他的规划,用不了多久,FF融资成功,新车量产,股票上市,他又可以以胜利者的姿态站上人生巅峰。到时候卖掉一些股票就可以顺手清偿掉国内的债务,用他的话说,“考虑用FF未来个人收益来偿债……100%够还了。”

  套现25亿美元 投给FF10亿

  2017年秋冬之际,FF第一次站在破产边缘。由于国内乐视生态遭遇资金危机,贾跃亭从2017年初就开始不再输血给FF。实际上,从2016年第四季度开始,FF就已经开始拖欠部件供应商款项。由于拖欠施工方款项,号称要投资10亿美元的内华达沙漠工厂仅仅平整了一半土地就彻底闲置。

  尽管资金已经开始吃紧,但在2017年初的CES发布会上,贾跃亭没有任何预算保留。已经离职的内部人士透露,FF在2017年那场盛大发布会的总投入是1300万美元,光是视频制作费用就超过百万美元。贾跃亭显然希望新品成功发布能吸引到融资。在营销方面,贾跃亭从来都不会吝啬。那也是他第一次作为FF投资人的身份出现在发布会,还为此苦练了三天英语发音。

  当时的FF有技术自信的资本。豪华电动车FF91在各项技术指标上都看齐甚至部分超越了当时的特斯拉产品。过去两年时间,FF不惜血本从特斯拉、苹果、宝马、通用汽车等科技巨头与汽车巨头高薪挖来了上千名中高层技术人员(正是大规模挖角让FF进入媒体的视线),又不惜血本地投入研发,才换来了自主研发的三电技术(电池、电机和电控)。

  FF就是贾跃亭自己的公司,资金完全来源于他个人减持(贾跃亭自己介绍投资了10亿美元)。从2015年开始,贾跃亭姐弟在乐视股票处于高位时连续套现,获利超过人民币140亿元(按照当时汇率计算,约在25亿美元左右)。根据贾跃亭当时套现的承诺,这些资金都会无偿借给乐视网使用,乐视偿还后又会全部用来增持。当然,后来他并没有信守承诺,或许追逐他的造车梦,比信守诺言更为重要。

  在归属孙宏斌之后,乐视网曾经公告说明,贾跃亭那140亿元实际上只借给乐视网47亿元,而且从2016年开始就分批要回去了,最后一笔还款4亿元则是在2017年初,是乐视资金危机爆发之后。此外,贾跃亭还将所持乐视股权中的97%都用来抵押贷款。换句话说,他已经尽一切可能从上市公司乐视网套取了所有资金。

  破产边缘抵押豪宅救急

  FF91车是发布了,技术也得到了肯定,但没钱怎么投产?虽然2017年3月就请来了前宝马汽车和德意志银行的CFO斯特凡·克劳斯(Stefan Krause)负责融资,虽然贾跃亭一直表示有“很多投资人来看FF都说很牛”,虽然他乐观表示两个月内就可以完成10亿美元A轮融资。但现实却很残酷。

  大半年时间过去了,看似技术领先的FF依然没有搞定急需的融资,依然没有投资人愿意砸下真金白银。后来两人撕破脸之后,克劳斯说是投资人要求贾跃亭放手控制权才肯投资,但贾跃亭却认为是克劳斯在从中搞鬼,有取代自己的野心。

  心急火燎的贾跃亭在当年7月顶着跑路的骂名,留下了“下周回国”的段子,抛下国内一摊子乐视债务危机和诉讼,独自赶赴加州主抓FF的融资工作。但四个月过去了,来来去去的投资人还是没有真正投资的。

  大多数情况下,贾跃亭的代理人直到发薪日的前一天才会把工资款打到FF账户。2017年下半年,FF还在加州面临着大大小小的多起追债诉讼(洛杉矶加州最高法院可查),多到1500万美元的FF库房租金,小到16万美元的律师费。

  内华达工厂已经荒废了半年多时间,按原计划建厂投资显然是不可能了。在两名德国高管的建议下,FF在加州中部的汉福德租下了一个空置多年的轮胎厂荒废厂商,经过一番清理改造,在8月份宣布打算在这里组装FF91。但直到2018年恒大资金到位之前,这个工厂都只是刷了刷油漆,涂上了FF的Logo,看起来像是个工厂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深度:贾跃亭为何放手FF?国内债主上门追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