揭秘︱70年首次完整重现,天坛内坛格局如何“复原”?

新京报快讯(记者 周依)天坛泰元门复原修缮工程今日(9月24日)完工,圜丘坛四座天门均恢复古貌,天坛内坛历经70年,首次呈现完整格局。

 

记者在现场看到,泰元门位于圜丘坛内坛墙东南侧,距圜丘约500米,红墙绿瓦,三孔拱券内朱门熠熠,门上整齐排列着金色门钉,大门东侧上方石额镌刻有满汉文字“泰元门”。

 

自2009年天坛内坛墙及坛门修缮整体工程立项,到今年内坛重现完整格局,已历时十年之久。天坛古建修缮曾遇到哪些困难,“归还”完整天坛进度如何?记者采访天坛公园工程科工作人员陈洪磊及园方相关负责人,揭秘天坛内坛格局“复原”历程。




修缮泰元门:曾封闭改为民居,现“修旧如故”


此次修缮完工的泰元门,为内坛四门之一。据园方介绍,在明朝时,泰元门外建有崇雩坛,皇帝行经泰元门祭天祈雨。明隆庆元年(1567年),废除雩祀,泰元门从此闲置不用。进入民国以后,天坛坛域屡遭侵蚀占用,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,泰元门封闭改造成为民居。

 

随着北京市中轴线整体申遗工作启动,泰元门住户搬迁腾退和文物保护修缮工作也被纳入重点任务。2018年8月,天坛园内住户腾退签约顺利完成。2019年6月,泰元门复原修缮工程启动。

 

记者从泰元门修缮前的照片上看到,泰元门三个券洞内曾有多家住户,坛门券洞内原地面被水泥覆盖,券洞两侧被砖墙封堵,门扇被包砌在墙体内、糟朽严重,门钉也全部缺损。


泰元门修缮前(东面)。天坛公园供图


“施工前,这里琉璃瓦釉面风化脱落,瓦件、脊兽件破损缺失较严重。瓦面上长有粗大的树木,造成瓦面破损严重,树木根系更已深入坛门建筑主体,威胁建筑结构安全。泰元门古建外墙三面被临时建筑遮挡,西侧可见的部位墙面表皮脱落严重。”陈洪磊告诉记者。

 

为保存历史原貌和建筑特色,公园按照“修旧如故”的修缮原则,在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前提下,尽可能多地保留现有的建筑材料,按原规制、原材料、原工艺做法进行施工。修缮工程主要包括挑顶修缮、恢复琉璃瓦件屋面、墙体重抹靠骨灰、修整大门、补配门钉、重做地仗油饰等,历时约3个月最终完成。


泰元门修缮前,门钉全部缺损,修缮工程补配了全部门钉。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


此外,鉴于泰元门彩画的保护价值突出、彩画工艺的特殊性,本次施工对彩画进行了现状保护,并设置了防护网。

 

“古建彩画通常的做法是在地仗上进行,但我们发现泰元门是在檐头直接做的彩画,当时请专家进行了论证,认为目前的施工做法无法很好地恢复它的历史原貌。”陈洪磊说,因此,后期将进行专项彩画研究,以确保此处的彩画遗存得到科学合理保护。


修缮后的泰元门。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


重现内坛格局:腾退房屋超700平方米

 

明嘉靖九年(1530年)圜丘坛建成时,设四座天门,即泰元门、昭亨门、广利门和成贞门,分别位于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个方向,四个坛门中间一字“元、亨、利、贞”取自《周易》中乾卦的卦辞,其意象征大自然春夏秋冬周而复始、天地万物生生不息。

 

“古人从春夏秋冬的四季更迭中体会天体的运动变化,并通过坛庙建筑和祭祀,表达顺应天时和感恩祈福这种‘天人合一’的宇宙观。”天坛公园相关负责人表示,如今泰元门修缮完成后,圜丘坛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个方向的天门恢复古貌,圜丘坛重现昔日格局,内坛格局也得以完整,这对天坛恢复其完整性具有重要意义。


由于泰元门彩画的保护价值突出、彩画工艺的特殊性,本次施工对彩画进行了现状保护。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


陈洪磊告诉记者,早在2009年,天坛内坛墙和坛门修缮的整体工程就已立项开始做前期工作,随后逐年分批次地进行修缮。

 

2017年年底,天坛公园启动了内坛腾退工作,共涉及位于天坛核心游览区内的20户住户,包括西南侧原北京市园林机械厂15户、东南侧泰元门2户及北侧办公区3户,腾退住户房屋总建筑面积715.04平方米。

 

位于天坛公园西南角的机械厂区域,包含坛墙、广利门和舆路等天坛历史遗产本体,经过搬迁腾退和修缮整治恢复了历史风貌,已于今年6月8日正式接待游客,新开放景区面积达3.2公顷。

 

“我们向北打通了从广利门到神乐署的参观步道,向东打通了从广利门到泰元门的路线,天坛内坛‘环坛步道’已全部贯通。游客可以沿步道感受坛墙尺度和内坛格局,从而获得对天坛完整的认知解读。”该负责人表示。


经过搬迁腾退和为期3个月大修,天坛泰元门复原修缮工程正式宣告完工。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


“归还”完整天坛:外坛仍大面积被占,将逐步腾退

 

记者了解到,1998年,天坛被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。按照申遗时的承诺,天坛要在2030年前恢复其完整性。30多年来,天坛在恢复完整性上不断取得进展,但由于历史原因,天坛仍有大面积坛域被占。

 

目前,天坛被占区域主要集中于三南(西南、南、东南)外坛。被占区域分布有大量的遗址遗迹,包括神乐署、牺牲所、石牌楼、钟楼、舆路等。这些遗址遗迹是天坛作为最高等级祭祀坛庙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,也是研究古代坛庙祭祀礼仪的重要历史素材和物证。


天坛公园供图。


“过去在神乐署的南面有牺牲所,为明清两朝祭祀牺牲之神和豢养牺牲的地方。牺牲所负责饲养的牛羊猪鹿兔等,是用来祭祀天地日月、宗庙社稷的,即所谓大祀、中祀等祭祀活动,建筑数量十分巨大,占地范围广,规模最盛时各种房屋达百余间。”前述负责人介绍,经考证研究,牺牲所原位置在今天西南外坛的天坛西里东区附近。而与现在可见的其他四组建筑不同,牺牲所目前仅残存一段30多米长的南墙。

 

“从远期来看,待外占单位腾退拆除,相关遗址将在现场考古后,根据遗址和历史资料的完整程度,决定修复还是保护。如具备修复条件,可以申请修复论证,如果修复条件不成熟,则可能开展遗址保护。”这位负责人说。

 

新京报记者 周依 协作记者 侯少卿

视频制作 郭薇

编辑 白爽 校对 危卓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揭秘︱70年首次完整重现,天坛内坛格局如何“复原”?